东方-

算是…卓直??顺便秋田叔的歌真的好听……
p最后p了个动图

【卓直】无名刀???

●上课随手 梗来自网络测试的一句话√
●大概ooc……
●短小嗯
p然后 @椋鸠流一 👀——

嗯那么以下↓


















  当直树终于把刀捅进卓郎腹部时,瞬间的快感使他不受控制地笑了起来,后随着对方热腾腾的血从伤口溢出,透过他的双手渗透进下面老旧的木板时,莫名的悲凉感像从卓郎的伤口中涌出来一样,顺着刀盘缠上直树的手臂,钻入他的胸口,“是那么的痛…”直树把额头靠在卓郎因为剧烈咳嗽而颤抖的肩膀上喃喃,不知是在描述卓郎的痛…还是自己的。
  “…我喜欢你。”
  卓郎的声音仿佛被抽空似的,虚弱的语气,却在两人的身体之间共振,“…什么?”突如其来的告白让“怀里”的男孩惊讶地抬头望他,在两人眼神对上的一瞬,直树从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。“为什么?”他用颤抖的声音质问着。
  然而卓郎在失血的情况下,头脑越来越晕,眼前的男孩也不清晰了,“我问你为什么?!”男孩吼道。卓郎依稀分辨出直树的脸,下意识伸出手,想轻抚那人的脸颊,却如往常一般穿过了他,“本来以为…已经可以碰到你了。”卓郎冷笑一声,猛咳出一口血。
  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哭的泣不成声的直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“…我问你为什么,现在才说啊…”他这次没有愤怒地质问,着急地咆哮,反而,像一只脆弱的小动物,缩在卓郎怀里,双手紧抓眼前快消失的肩膀,但那红发少年刀此时此刻,已经抬不起手了。
  “因为,”卓郎嘶哑着,微低下头,不知在笑,或,在哭,“只有现在,只能现在。”

  …也只有此刻,他们才能放下芥蒂,一起坠入无尽的黑暗中,相拥在,宁静的死亡中。

提到的歌词同时也是灵感来源
来自打雷姐的Salvatore👀

药溟——没有断角时本体的样子???
p不喜勿喷吧

相信我 我已经尽量让大家都看得清字和儿子了😭
再也不用学校草稿纸画人设了
没想到在lof上显示的是这样
太恐怖了/尬笑

以下就一个很简单的世界观↓
●一个人妖共存的古代社会??
●一个由一条龙(假装自己是一只鹿 开的一间医馆
●欢迎来医生(人/妖都行 也可以来患者(人/妖 身病/心病

于是以上不觉得老套愿意一试的——(来和我玩来和我玩👀
●欢迎您来到解铃医馆

ps药溟的设定会在暑假完善的√
pss文手画手都欢迎√

剧透预警!!!!!!!!!!!!!!!!!!!!!
在空间看到的…这把刀子吃得我真爽……

【红绿/卓直】花吐症

Attention
-是的红绿 其实早就有梗了因为肝力导致现在才发真是——😂

-都是小说里的 但与原.剧.情.有.出.入.

-卓郎为第一视角√

-可能会有ooc 不喜勿喷谢谢

-有来自 @日叶不羞 的私设 已有授权 谢谢她√——花吐症会越来越严重,会危害身体甚至致死,痊愈则需要喜欢的人饱含爱意的吻,但若是喜欢的人死去,就会不治而愈。

ready??↓













当口中吐到地上的花绽放地又红了几分,屋里甜腻粘稠的血腥味随着越来越多的花也越来越浓。算起我因为这该死的花吐症也已经一个月了,如果算上他请假的时间——一股甜腻的血味从肺部涌上喉咙——见鬼!剧烈的咳嗽使得我背弓得紧紧的又控制不住地颤抖,抖落下一朵,两朵,三朵…艳红的花。
  咳嗽慢慢停止后,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望向已经被揉得面目全非的医检报告上所剩无几的时间,呆愣了一会才套上了外套离开了这令人厌烦的房间。去找他。
  跟随着回忆踏上他经常走的那条街,于是抬眸第一眼就是他那惨白的脸,可镶嵌在脸上的那双眼睛却依旧干净明亮,就如夜夜梦中那同我平行,却咫尺天涯无法靠近的闪烁着的行星。
  若你能成为围着我转的,那伤痕累累可依旧能照亮我夜晚月亮,该多好。每天清晨我都是这样想着,现在也不例外。……可你却不是!——顺着那人的目光看去,沿着阻挡花朵咳出的手臂纹路盘旋而上的,是许久未见的毒蛇,如曾经一样盘绕上了我的心脏,用它那嘶哑又充满诱惑的嗓音如蛊惑夏娃品尝禁果般,低语着,我握紧了左手掌心里潮湿的花朵——“占有他”。我们于是说到。
  当耳边的声音渐渐消散后,挡住眼睛的蛇尾也随之褪去,面前的痛呼声把被毒蛇勾走的意识拉了回来,另一只手已然捉住了那孩子的手臂,对上的是那双日思夜想的双眼。墨绿的光中闪烁的不止是惊讶,还带着的是只有他注视着我时才有的情愫,是向往,是思念,是——我不愿意去相信的,我不值得拥有的也正是我疯狂追求的…来自月亮的光。
  我再次握紧了左手中的花,咬着后槽牙抑制着那扑腾着想蹿上来的花朵。直树好像感应到什么似的眨了眨眼,或许带了些许自嘲的意味,把眼眸垂了下去。紧接着自己便听到一阵来自眼前之人的闷咳,看着他在我疑惑的目光下,闪躲着把脸转到了我的视线盲区用手捂住了嘴再放下时,余光瞥见的是一晃而过的鲜红,是那么诱惑的,刺眼的,勾出了我的眼,吊起了我的心。
  可旁边杏奈的关怀声,烦的让那毒蛇又环绕在了我的肩头,对着她嘶嘶警示。我强硬地无视了那烦人的毒蛇和那吵闹的“乌鸦”又看回了眼前的行星。“请问卓郎君你现在找我,是为了什么事吗”望着他一张一合毫无血色干裂的嘴唇,进入眼睛的是他脆弱却如此鲜活的生命,吞进耳朵的却是他冰冰冷冷戳进耳膜的长针,直戳我那为他跳动而又不会屈于他的心脏。只看肩头的毒蛇眼睛一亮,紧紧缠住了我的心脏捂住了被针扎出潺潺流血的伤口,又一口咬下,把它毒牙里的愤怒从整心脏传遍全身。
  施暴的念头冲上脑袋,越来越收紧的右手惹得直树不停轻轻地吸气。旁边的“乌鸦”又再次叫了起来,弄得自己心烦意乱,口中甜腻的血腥味不断提醒着自己所剩无几的时间。目前碰着他也不可能去拥有了,如果不可能得到他——粗喘气间余光瞥到了远处正在行驶的货车。“是,我找你是有事,”目光收回来火热地盯着面前的那个孩子,“我需要你,等会跑到那辆货车前面。”
  如果本就不应得到。
  “如果你可以躲过…”
  那就让你在逃离我后自由的活。
  “…我就不再来找你麻烦。”
  只见直树眼眸一闪,我却内心一黯。若你躲不过,那便证明——你本该属于我。
  乌鸦在头顶呱呱地叫,我一直都搞不懂它们深邃的瞳孔到底看透了什么。我微微低下头,隔着刘海看杏奈拉住直树不断劝阻,而他回头看了看杏奈又望回了我,这次的眼神中仿佛夹着点悲伤,我便别过了头不敢再望。
  随着一声闷咳和直挠心窝的挽回的尖叫,他冲了出去而反方向打在脸上的是带着咸腥味的,红色的花。
我心里一沉,眩晕感由此升起,伴着头顶乌鸦的叫声心里又一悬,踏出半步刚想吐出嘴边的叫唤——“龇——碰!”
  大把大把冰冷红色的花从车头撒出,配上温热的血和他绿色的短发画出一条弧线,我就直直盯着那行星被迎面而来的陨石,砸到,破碎,飘散…到他倒下时杏奈撕心裂肺的尖叫才把我的耳鸣抹去。
  铺天盖地的血腥味压得我喘不过气…肺部没来由地痒疼,我想咳,我干咳了几声却什么,都没咳出来,我变得有些慌张后退了一步。我希望我咳,于是双手连着之间的花朵抓紧了胸前的衣物,口腔里还存在的气味仿佛幻想。震惊中的我抬起了头,呆滞地看着杏奈朝倒在火红花海中全身沐血的直树跑去。我已经,什么都咳不出来了。
  头顶盘旋着的一只只乌鸦鸣叫着,嘲笑着。我扶着墙,开始干呕,可能是因为那血腥,甜腻又恶臭的气味,也许只是因为我自己。最后一下,我才勉强地吐出了一下东西来,而脸上的眼泪早已肆意流淌。我不敢再看,于是匆匆逃离…

end.

可能以后会用直树视角写一下之前的事情吧——不过谁知道呢…
希望你能喜欢√(希望能有评论😂)